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商周第十一篇 「幾人能咬金湯匙」

基於對出版社的尊敬,我克制不把商業週刊專欄的原始文章出現在任何非該雜誌社以外的地方,去年曾經有過兩次我原文轉貼,也是雜誌出版過後的一個月。節制,是大眾傳播行為裡最難拿捏的一門學問。

年關前有大量新人進入公司營運團隊,也有不少人2015一年結束了依舊茫茫渺渺。自己讀著剛出版最新一期的專欄文章,許多往事煙然回來,覺得苦不是宿命,但吃不下苦一定繼續苦命!想用這篇文章感謝人生道塗上的逆增上緣,也鼓勵現在覺得苦的人,要不超越苦,要不轉身離開苦,否則新年不會有新氣象。

原文如下,分享。

商周第十一篇 「幾人能咬金湯匙」

想挑幾盆植栽把去年殘枝換掉,要是撞見歡喜的花缽,連陽台我都會大整形,對於物質上相互襯托的美感,只要負擔得起一向不手軟,一則不忍心對美的慾望打折,再則我追隨緣起緣滅的浪漫,兩手來兩手去何必腰間多攢餘財,常提醒自己人生苦難夠多,對自己和旁人都要好一點,東省西省不過捏下餘糧給口袋,除了自我安慰尾的數跳躍對現實幫助其實不大。助理曾關心提醒:「大哥把錢看得這麼淡,不多存點未來怎有安全感?」我的安全感來自心頭篤定不是存摺積累,努力賺錢勝過刻苦存錢是我的信仰,光陰不回頭,當下永恆,為省錢壞了眼前生活品質根本上來說這一段時間也就壞了,多數的「好」與花錢成正比,人事皆然。

年輕時大清早摸著天色微光從林口騎石橋機車到永和樂華市場賣女裝,下午殺過中正橋趕到台北的美爾頓補習班學英語,黃昏再到新莊市場賣洋傘,天黑了回家洗澡小歇片刻,林口工業區的塑膠射出工廠還有大夜班等著我.. 。偶而怨嘆沒有富爸爸,始終堅信輸贏靠自己,不挑好工作只怕沒工作,直到今天公司已經穩定壯大,多數時間我依然是最早上班最晚走的那個人。

檢視這樣的性格其來有自,兒時家道中落對我衝擊很大,腦海裡還存著自己是家事女工做、吃飯傭人煮的小老闆,怎麼一下子變成到街口賒欠米糧,上山撿柴給媽媽煮三餐的窮小孩!有次嬸婆嫁么女左鄰右舍送大餅獨漏了我們家,媽媽直腸子前去討喜,嬸婆倒是酸溜溜地說:「不是漏送,想說送了你們家也沒錢包紅包,要吃大餅,倒是沒問題..」,到底我還算個長子,站在破孔密佈的紗門後用力發願一定要幫江家揚眉吐氣!

再苦我都撐著忍著,眉頭不皺的兜緊兒時富裕榮光與貧窮羞辱,不把那些記憶妥協掉,往後幾十年奮鬥不歇天天想著就是光宗耀祖,鼓勵自己說:「一定會成功、一定會成功」,行動上也實踐陀螺不轉則必倒的道理。

一起走過來的台灣人幾個有福份是咬著金湯匙投胎?我們多少都受點傷吧!舊年新跨人易老,改朝未必換江山,不停加值自己的核心本領才能亂世中八風不動。卻顧所來徑,風雨總有歸歇時,我擺攤走販、上過班立過業、當別人的顧問也做自己的肥皂,看似不同盡是相同,都是用生命能量奮起美的追求。花錢做品質錢是神,省錢偷了心錢是鬼,你就是品牌,長成怎樣,有跡可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