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我為什麼喜歡「京都寂寞」


工作的路程和住家距離42公里,有很長的路我要走。經過登輝大道輕軌施工區的塞車惡夢,堵在下圭柔山工業區的上班車陣,途中更有一波波的上課人潮分散在頂田寮、四片頭,走走停停的路考驗著開車人的技術和情緒。

隨行咖啡喝一半交通就舒緩開來,從三芝滑向石門這一路除了海和農田就沒什麼趕急的車子,按下定速行駛鍵,車窗留影、風吹無聲,工作室慢慢就到了…去,回來,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是我很享受的獨處時光。

有朋友問我為什麼喜歡宋欣穎的「京都寂寞」?

她的文章就像我開車的經驗,順順踩下油門,風景迎面而不留,人事眼底卻淡薄,既捕捉生命細節還要避免節外生枝。

關於閱讀我喜歡淡,淡到無味又怕變成無聊,要是能淡到留有餘韻,可就是文字的功力,宋欣穎小姐就是少數能觸及讀者的心情而又冷眼旁觀的寫作高手,她說,寶巖院的陌生阿姨從關東坐三小時的新幹線到關西,就為了十一月的楓紅…,兩人寧靜的坐著,看滿地楓葉,發現心裡那塊黑暗而僵硬的角落,已經變得柔軟而輕盈…

她說,郁美終究沒能和她一直單相思的男生在一起。後來,喜歡上另一個比她小十歲的日本男生,她的生活全繞著他轉,大家都說年輕男孩是『郁美的向日葵』…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寂寞必須整理,我是否也像宋小姐一樣忽略了生命裡有個上吊死去的朋友,思念櫻花樹下獨自跳舞的老頭兒,難忘駝背九十度照樣托盤端咖啡的婆婆…,讀著讀著天就亮了,我像痴漢意猶未盡地望著某個背影,久久不忍轉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