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 星期四

我的新枕頭


做肥皂會消耗很多藥草
有些煮熟了、熬爛了就拿到山上作堆肥
有些取汁之後還形體完整。

形體爛掉的深埋土裡變成營養回報母株新芽
來來去去,生生不息。

枝材完整的瀝水篩乾日曝後,斤兩收藏
一天又一天脫水發酵
等到它們鬆脆了、香溢了
鄉親自裁胚布餘料
一點點一天天,縫就成一枕一枕的依靠

這次我分到三個這枕頭
就好像我偶爾意外收到他們送的山藥、火龍果
都是工作之餘的豐收
本來無一物,心誠生妙有
鄉下好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