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TOPYS雜誌專訪整理之二


上個月彼岸的TOPYS來台進行產業交流,做了很長的訪問,龐大的簡體字讓許多朋友閱讀吃力。我將問與答分段整理,一題一題和朋友分享。

TOPYS:
阿原先生之前是一位廣告人,而產品領域是需要很多專業知識的,從廣告到產品,這中間跨度是不是挺大的?這種轉變的契機又是什麼?

阿原:
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思考過,也預期到有一些人對於我的好奇,他們覺得不一樣的工作就會落差很大,當我自己面對並整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其實落差沒有那麼大,就是很自然而然的轉換。

我經常要去不同的地方上班,淡水這邊是公司,金山那邊是我們的肥皂工作室和農場。前幾天早上,我要去金山,當我換好襯衫把門一關時,覺得不對。於是我又回家把衣服全部換掉,換成polo衫和稍微深色一點的褲子,防止在山上弄到泥土。就是這幾分鐘的轉換,我出門的時候整個人是輕鬆、自在的。

如果我們很專注地知道自己今天要做什麼事情,它就像換衣服一樣。之前廣告這個行業我做了17年,廣告或者是製造,做品牌還是做代理,它在形式跟行為上即便有很多的不同,我想也不是只有阿原在做轉換,很多人也在做。這個當中我認為只有一個不一樣,就是你願不願意認真地去轉變。我們常常鼓勵人家說,你要勇敢改變吶。

我們講「勇敢」,因為勇敢是決定的第一步,是你要不要認真地去轉變。廣告業是透過外在的一個顯學形式、美感跟整頓在和社會做接觸,它絕對是把美推到最前面的一個表現,但是製造業是透過內在的美的形式與整合跟大家見面,差別只在於你看得到跟看不到。如果你要講技術上的轉換的話,當然千頭萬緒,也真的是百種滋味,當我們願意去認真改變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兩者已經沒什麼差別。唯一的不一樣是,在從事製造的時候,我必須多一些轉身的機會來看看自己的製造。而廣告是一個你不要回頭,就往前一直一直走的東西。

就這個差別影響到每一件事情最後不同的面貌跟價值。面貌、價值跟你回頭的頻率成正比。我想製造和廣告比較明顯的差別大概就是在這裡——你回頭的次數。

TOPYS:
那是不是意味著做製造其實是一個循環、積累跟沈澱的過程,是螺旋上升的,廣告可能就是一直往前衝,像一條直線?

阿原:
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