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TOPYS雜誌專訪整理之最後


TOPYS:
在定價和定位甚至店面上,大陸和台灣的阿原肥皂給消費者的觀感也有比較大的不同,對於不同地區的銷售策略是根據什麼來做變化的呢?

阿原:
我想有兩個原因導致我們沒有辦法把幾個方面拉平。首先因為大陸要保護國內大的品牌,對於進口的產品有好幾種稅金,貨物的成本變高了。另外,我們覺得這個品牌很適合做五感的行銷溝通,所以張總他們不管在深圳、上海、廣州,都會挑質感最好的的商場,當然大陸的商場租金、管理費用也是很驚人的,比香港還高,所以也導致我們的價格變高。

但是有一個原因我是支持張總的,那就是中國大陸在現在跟未來很長的時間都會是這個樣子——精英主義會領導市場的價值。這個趨勢在全世界都很像,精英主義比較有發言權,而他們的品味、價值觀跟他們的選項往往會變成市場的某一種指標,你看像是有機食品、健康運動也很多是從紐約、舊金山開始,然後才慢慢在美國其他城市暈染開來而後影響到全世界。公平交易在英國是起於大學生,他們在第三世界從小農、小工的身上購買產品,希望更多利益公平回饋到直接產出者,因此公平交易也是從英國的知識分子界開始流行,繼而整個世界都燃燒開來。

售價要因地制宜,面對精英你必須要投以更多的溝通,所以我們兩地的價差大概最少都要差到20%的價錢,我期待將來兩地的價格有更接近的空間,那就是兩岸貿易政策上的一些稅金的去除,那很可觀,這個部分如果掉了之後就可以降下來十幾二十的百分比。

TOPYS:
我們知道阿原主要是源於阿原肥皂這個產品,而後我們看到其實阿原還有茶、牙膏,那麼阿原在產品線上是怎樣計劃的?

阿原:
這個思路就有太多的無限可能,你看一個「藥」字,我們繁體字的藥是這個樣子(快「樂」的「艸」)。藥是用來治人不是治病,身心靈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被醫治,看到鮮花你很快樂,躺到草地上你消除疲勞了,因為植物的離子跟你身體的能量交換了,阿原自己的定義是,「凡足以使人快樂的植物我們都稱之為藥」,阿原從做藥草肥皂起家,接著我們逐漸把它放大,如果洗這些東西可以使人好,我們就會發展洗,如果有一些植物讓你看、你聞你就很好,在我的產品線上我就會讓它進來,牙膏、精油也都是這麼誕生的,一些植物它透過不同形變讓你覺得比較好,我們何妨嘗試一下?

我沒有設定阿原應該要做哪一個品類的產品,因為植物的身上還有很大的探索空間,只要它足以讓人在身心靈上感受到愉悅,我們以台灣資源又能夠開發和製造出來,我們就會去做。我不自限制於洗、吃、用還是看到的,也許它是聽到的。這不是商業秘密,真的,我們沒有給自己限制。

TOPYS:
大陸有越來越多的廣告人在嘗試轉型,一些回歸在地文化或者樂活相關的產品成為比較受歡迎的選擇,對他們您有怎樣的建議?

阿原:
我可以講我的經驗,小小心。

從廣告、設計或者相關行業要轉移到自己去從事製造或者品牌創設,我不知道是因大陸的朋友是否本業已經行雲流水、游刃有餘才要來做這件事情,還是想為自己的誤入歧途尋找新方向。 我比較接受道家思想,道家思想講的是先自我修煉完成,利己再利他,道家裡面有一個太乙真人,他講求一個很高的境界和修行,叫做煉沙成丹。

意思是經由種種不同的修行、練習,包括生活上面的苦難或者幸福,通過種種焠鍊後展現出你的本我,這種本我進化就叫練沙成丹。

廣告跟設計是在做煉沙成丹的事情,把很複雜的產品內容轉化成最簡單的溝通,把很複雜的品牌理念透過一個表情、一個特寫推出去,那都是需要功力的。做得好就叫入道,入道以後更重要的精神是你什麼時候可以行到水窮處仍然坐看雲起時,那個心境叫做返璞歸真。當你花了很多時間追求健康、財富跟幸福快樂的時候,都是在做煉沙成丹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夠厲害,還可以返璞歸真,敢放下、感歸零那才是最高的境界,道家走到最後說道法自然,自然便是返璞歸真,我自己就常常這樣的試驗,好像沒有那麼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