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氣球怎麼安住?


在企業裡面,半年沒有新激動、一年不見新學習、三年沒升官、五年還在原單位,你要注意的不是這家公司的制度和未來,若不是你有非常不可被取代性就是你的相對專業和公司的存在感已經脫節,我用的是肯定句。

多數人習慣在身前身後裝塊大鏡子,看起來前景與未來都無限延伸,那不是真相,不過就一點點自己現貌的重複,要是你的大腦還有感受事實的機制,應該知道那是幻影,一腳踏出鏡外才能海闊天空,幻影不攻自滅。我們要勇敢把自己的焦點移開,更改常用的關鍵字、告別習以為常的社群,適時孤立而不狹隘,偶而痛苦但不抱怨。

人從兩片鏡子的世界裡看著無限複製的情節,以為全世界都不懂我的心!恰巧相反,大家都看見當事人的自以為是,只有他自己與現狀脫節,最嚴重的障礙便是這個人偏愛與惺惺相惜的人相濡以沫走不出慣性。除前後兩片無限延伸的鏡子還不夠,現在左邊一片叫「支持」、右邊一片叫「安慰」的鏡子擺出來,自我認同立刻升級變本加厲成封閉制約,一再肯定自己是對的,很難相融於外面的世界。職場上的獨白太多,多數人可能罹患自我封閉症而不自知,他們各自領略一些事,拖著自己的影子和事實保持距離,極少數的人會願意跳進別人的狀態一起把人際關係社會化。一個拒絕社會化的人就像棉花糖,蓬蓬大大、美美甜甜,別人不必舔你,風一吹自己就慢慢崩解了。

年輕時候當過影印機推銷員,東芝。日本社長曾經來台激勵講話,至今印象深刻,對我影響很深。他說每個人都像氣球,很漂亮很會飛,那叫自由。一顆又一顆漂亮的球卻容易被各個擊破,要是綁在一條線頭上,可以飛的更高更遠,即使當中有一顆漏氣或破了,目標還是能達到,破掉的那顆更有機會被修理(補),條件是你要願意在最基礎上被捆綁。

我認為他想告訴我們的就是「自主管理」和「相信團隊」。

我會嘆氣,目的是嘆後深呼吸補充氧,我有低潮,總會在窄仄處養精蓄銳,每一次掙扎過後得到的是更寬闊的人生。我沒有獨特的知識與聯想,但有橫跨數十年苦幹實幹地硬工夫,我沒有超強的體力與智慧,但有自由樂觀的開放心靈。一直以來我都鼓勵身邊年青人看不到前途就該離開公司,沒有一家企業有那麼強的能耐給每個人功成名就的偉大承諾,企業能給的是邁向前途的解剖圖,一個人勇於打破鏡子,自己在解剖圖上填色、過關,才畫得成生命的創世紀。你的責任在你自己,要是你相信氣球需要被某種關係捆綁才能飛得好,這就是「安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