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差很遠


這家店很屌,就只賣這樣的冰,綠豆、紅豆外加半透明的脆圓,剉冰蓋在食料上,淋的是一湯匙像白開水那麼無感的白糖水,端到面前就是一坨沒有形容詞的白。

只要路過這兒,我就會停下來吃一碗,二十年間設備和臉孔都沒變,素牆、白鐵外加乾乾淨淨地板。糖水無色不豔無味不香,注意力全部留在紅、綠豆原始的味道,老闆還故意不煮爛,你一定要咬破豆仁混合QQ韌韌的脆圓子才吃得出豆莢土嗆、肉泥甘潤的綿沙氣質。有人迷戀黑糖剉冰的濃香厚甜,他卻樸素簡淡到夕陽餘暉,我猜這店有自己的品味,他知道要吸引什麼樣的客人。桌上留的空碗是我的紀念,拍照時,老闆面無表情,客人不間斷。

我和同事交談,請她想一想當時進來公司又現在要離開公司的原因?這很重要,行銷人超過一半的時間都要花在整理原因,原因夠清楚,往往連創意都不必發生就可以吸引很多人,原因夠清楚,招式不多也掌掌生風。蚵仔煎、牛肉麵靠著味鮮湯濃便長命百歲,路上橫屍遍野的偏多是一招半式的分子料理和創意食譜,一個勾動想念久久難忘、一個味蕾冒險偶然為之,你能看清箇中原因,擇善守真,就是好行銷。

我喜歡聶永真這個夏季幫7-11設計的系列咖啡握套,粉色流煙近乎無形,卻在炎炎夏季裡幫熱鬧的商店製造一股文青自戀的「我形我素」。握在手裡感情清楚,算很成熟的行銷溝通,7-11難得乾淨,永真也水仙暗香洗滌了眾人的汗酸。

同事原本以為阿原是靠講故事就能行銷的公司,所以她進到公司的原因是想說故事,沒想到她發現開口這麼難。我告訴她講故事是一個「動作」,「故事本身」是時間的定格,最後墨染成一本真相,沒有真實事件,故事很可能變成謊話,妳不會說沒關係,何不進到後場變成創造事情的一份子。我們不是靠說故事起家的,我們是靠「發生很多事」才被說故事的人發現,繼而傳播出去。

妳誤認的「故事行銷」是被外行人給洗腦了,這害慘多少文創客,研發、製程、財務、管理不踏實,故事說到祖宗三代都搬出來。說故事的多有蓮花嘴做事情的才是內行人,盡信書不如無書,在公司,要苦做。

她還是選擇離開,她把行銷看成廣告了,一個是「行動」最重要,一個把「公告」當目的,差很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