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0日 星期四

給離職的人祝福


帶著相機走到那裡拍到那裡已經變成習慣,我會每天把所有資料整理完畢清空相機記憶卡才睡覺,同事笑說「大哥這是強迫症」。

是啊,我有很多自我強迫的習慣,睡前最少看書一小時,出門直視鏡子十秒鐘,要是電梯裡沒人,我還會重複練習微笑的方式。不用別人提醒,從小我就會把白衣服和有色物分開洗。愛咖啡,家裡濾紙、虹吸、壓杯、自動、手動..什麼道具都有,早上毫無例外只喝濃縮,雖然經常收到各式各樣的禮物,今年最愛的竟是上週海外處同仁送的一只從胡志明市帶回來的手動espresso咖啡杯。

強迫自己是建立品質的開始,一個人遇到該立即做決定、快速下判斷時的直覺力運算,依靠的不是天啓或邏輯,是平日強迫後的累積,你強迫自己什麼,那個部分的強度會輪廓成你的面貌。

整整三星期都在強迫自己閱讀台灣早期畫家的故事,讀完楊三郎、洪瑞麟、郭雪湖、林阿琴..,也就交織出台灣士農工商的活動面貌,細細品味林之助、潘麗水,足以整理出台灣天上人間的橋樑與通道,徹底讀透陳進,從一張張名門閨秀的膠彩畫中我看清的卻是女人一生的壓抑。太多台灣的故事躲在文字之外,無數台灣的文化浸在色彩裡等待萌芽,我打著台灣的旗子向前走,進入畫家一百年的時空縮影,自己每個決定變得更篤實踏穩。

三十年前我在日商反而苦讀英文,是因為自知再努力也比不過公司老鳥;二十年前猛鑽印刷是因為滿街設計老闆卻無人甘願工廠吵雜,結果工廠懂得多反而管理著一票設計者,後來我學傳播、廣告,就只想逆向把政治活動當成商品賣…,原來不把他們當人看選舉反而變得好操作。

回顧所來逕,無一取巧,都是強迫學習進而有成。再次想起好友徐政吉的金言[每段游刃有餘,都是苦苦修煉後的成績],別對自己太好,沒有一棟房子能立於沙子上不倒,強迫學習宛如地基灌漿,取巧不得的。共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