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我知道靈魂需要




很少和人聊起我的旅途,想說的多半流行,自覺無聊。不想說的層層疊瓣,夜半來天明去,難得有情人得以訴說。我從來覺得旅行是一件很個人的事,旅途期間自己體會,旅途回來淡淡壓下,總要很多年很多年以後大半忘掉了,剩下的一點點才變成回味,那種回味很棒,去蕪存菁。

同仁有人考慮西班牙旅行,問我的建議,我鼓勵好好實踐,沒有任何一段別人的旅程可以變成你的經驗,走過了才圓滿,即使受傷迷途,都是作業,當心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出現時,就是你該出發的時候。旅行可能是一個關卡,使你看見自己的脆弱與匱乏,也可能是一把鑰匙,不經意幫你打開新的門窗,沒有準備好這件事,只有放不放得下,錢再賺就有,心情過了就難再尋回,走吧,存錢最笨,走過才真。

每趟旅程我都是自己辛苦存錢以後才得,二十幾歲就背背包跑遍法國、比利時、荷蘭,義大利還去了許多次,一次一個城市慢慢逛,米蘭、羅馬、翡冷翠,聽說威尼斯在二十世紀末將沈沒,五年內我就重返三次,雖然她到現在也好端端的,但我沒有被騙的感覺,2013年我又再去一次,想是受到小說「看不見的城市」影響太深,十五年內去了四次還覺得迴廊走不夠、廣場沒拜完。

個人覺得最厲害的是我第一次到美國,時差都還沒調好,就已經租車舊金山、波士頓、紐約一路跨界闖到加拿大…。

開始沈澱下來咀嚼旅行對我的意義,應該是某一年到尼泊爾的通靈之旅,毫無心理準備下我在逛皇宮的時候突然腦袋一片恍惚,才短短幾秒,我宛如重遊舊地般對這個地方的小巷私房、神龕祭壇熟悉到可以指證歷歷每個不被發現的小細節,連柱上古老的文字我都心領神會如數家珍,最後我在一尊全身被塗滿丹色粉彩的印度石像前痛哭失聲,當時的心情像久別重逢老家父母,又似近鄉情怯舊友凋零,同行友人目睹一切,溫暖的跟我說:「向往世道別吧,別貪圖通靈感覺,過門就好…」。

後來五年內我又回到尼泊爾兩次,那裏磁場真的太強,我每次都不能自己。多年後我沒有障礙就信服佛教教義,應該和我累世的堆積有關,因此我對古老如埃及、土耳其、柬埔寨都有很強的造訪動機,後來也確實在那些旅程中有許多啟發。下個旅程的計劃撇開歐洲不提,我應該會到伊朗和敘利亞這些兩河流域有關的地方,慢慢走,我知道靈魂需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