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永遠要做最佳演出

一直以來公司都是素白對外,漸漸卻開放探索家鄉顏色,從專業來看,物理學家採用結構系統來進行顏色分析,按明度、彩度、色相以及環狀光譜三次元的立體形狀讓設計師簡單掌握色彩構造,進而放心運用。

但顏色的細膩與情緒難道只是顏色名稱、演色表、色彩計劃、色彩管理這麼平面?它是有輪廓有表情的,譬如我說「青春」,不同的生命經驗和當時情緒反射會使不同的人藉由不同的顏色來描寫青春,專家無法用顏色定義它的代表性和使用範圍,使用者傳達的脈絡才是顏色的生命。

台灣二十四節氣分明,蔥青、梅紅、蓮白都足以描寫季節細微特徵,七十二候則是以五天做一個變化把一年365天的色彩變化分類活化,我們說 水仙黃、芒果黃、南瓜黃,廚師聽到了就知道春夏秋的配搭。有時一筆「灰」也足以傳遞瀑布水花,那種光輝感不在透視或濃淡,而是你怎麼處理留白與空隙,這些沒辦法教,就是要認真生活才能養出內功。我就常常就鼓勵團隊,不管專家、不管文化,你一定要進入生活、活出台灣,把自己當專家經營,才能設計出足以在國際上站住腳的東西,那往往已經不是創意,而是你有否把文化消化進去,這是時代教養,是心靈共鳴。

我以為CIS是線索不是手銬,VI是打扮不是胎記,誰敢說他定義的台灣顏色才叫本土美?說穿了一台印刷機的紅、黃、藍、黑四原色就能搭配出成千上萬的濃淡深淺,顏色「敢用」,色色漂亮,你不必尋找,它是生活中的「感受」。藉由感受檢視你潛意識裡想傳達的感情,傳達得出來,就叫好看。

看自己路過的環境、經營的農場,要能專心欣賞她的顏色,那就是『阿原本色』,我們在北台灣發跡,每天出現的顏色就是公司標準色。同仁於是生動的提出阿原五色論,大地棕、北海藍、艾草綠、月桃紅、大豆黃…是我們每天所見。

這就對了,接下來就看我們怎麼用,不怕,什麼都能就無所不能,看,你們調出來的顏色多漂亮,我拿到打樣,心裡這麼想,當我們再把愛與熱情放進來的時候,就是在眾人面前最佳的演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