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躺著化妝

 

昨天晚上我躺著,兩臂向上伸直,像神俯瞰人間一樣的角度,用鏡子照自己。地心引力向下公平垂拉,臉部肌肉和皮膚都呈現緊縮的繃張感,我看起來年輕了,但很不像平日照鏡子的自己…

有一次在江蕙演唱會上聽她唱完「苦海女神龍」後回憶爸爸,她說十歲開始走唱,小小年紀每天要撲粉塗妝,她的妝其實都是爸爸幫忙畫的。爸爸化妝的時候一定要求江蕙躺下來才可以完成,「躺著畫妝。因為我爸爸是刻布袋戲偶的人,戲偶的頭都是一顆一顆擺平著才能上色」。說完,江蕙笑笑過場,那時我百感交集,很多不清不楚的發生,在時間過後我們才明白價值的所在。

前天二姐的告別式完成了,許多人都繞棺一圈看她最後一眼。認識的人帶著各種複雜的心情不約而同談起她的妝、她的臉,「不自然、不像她…」。大家喜歡停留著那個能呼吸會說話的印象,我也是,可是我更珍惜她在棺木裡最後那一張臉,我們沒有什麼機會看到一個人躺著的面貌,所以不習慣,我們更沒有太多機會目睹亡者的容顏,通常我們害怕。她走了、她冷凍了,退冰後的臉怎麼會自然,她在世和我們相見都是立著面對面,幾時看過她躺下的臉孔?

今晚,也許你可以躺平用一面鏡子照自己,慢慢看、深深看,我猜你將改變的不只是認識而已..
平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