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這個新加坡


一個人成長的環境會一點一滴變成這個人的思想行為,看似簡單的生活習慣其實具有強烈滲透性,它們建構成一個人性格的大部分。除非願意覺醒,重建自己,必要的時候甚至推翻過去,像蝴蝶一樣蛻變自毛毛蟲,不然就只能活在循環裡一代抱怨一代,只期待外部改變,從不思自我進化。

看過一些從小就被「關心」他的父母一直用「這個可以」、「這個不可以」教育長大的人,都出社會好幾年了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歡眼前的工作,問他清不清楚下一步,他馬上變得跟平日高談闊論的虛擬英雄判若兩人,陷入茫然。謙虛的會說「我還沒準備好」,逃避的會說「大局不容」,其實就是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就是不健全的教育所致。

也經過身邊很多一起長大的人,爸媽從小就一直灌輸他們「省一點」、「便宜一點」,一趟人生旅程都走到中年了,果然是比別人多省下那麼一點點錢,卻是生活毫無美感,更別提品味這件事。毫無意外多數人一年又一年群聚成他所害怕的環境的一部份,「質」延後代,台灣今日的處境就每況愈下。

常出國而且總是閱讀國外新聞報紙的人對比國內每天被報導的事情,一定有這個感覺,你也找不到一個區域像台灣的上層活動總是洋溢著貪、慾、謊、權這麼多偽善,下層活動充斥著這麼多何去何從的茫然。我覺得生命有一首奇妙的神曲很讓人動容,只要願意拉弦、願意開唱,用行動彰顯決定,把存摺花成品質,你一定會聽到凱旋的樂章裡有自己的和聲。

新加坡的友人激動地說:「他們香港人嘲笑我們新加坡人沒民主,但我們卻安居樂業,知道自己的未來,而他們除了罵和怨還有什麼?你們台灣幾十年來也從有到無不斷的失去,我們新加坡人卻只用了一代人的時間就從第三世界走到第一世界。除了自由少一點我們不缺什麼,還是全世界很多國家的學習對象。台灣呢?很多自由,但現在的樣子是你們期待的嗎?…我們的小吃攤抓到一隻蟑螂要罰新幣300(折合台幣約6,600),抓到一隻老鼠就讓你關門三個月,可是,原來台灣一直在吃地溝油…」,我在一塵不染綠樹遮天的城市國家靜靜思索這些談話,路邊雜誌架上的雜誌封面印著單眼皮薄嘴唇的李光耀先生遺照,旁邊一排字,…李光耀國父說:「我不要做一個大家都喜歡的人,但我要把新加坡建設成一個你們大家會喜歡的國家」,看到這樣的氣魄,我不遮掩,我讓感動的眼淚自然流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