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不服氣,只能更爭氣



早上出門晚,許多事變得匆忙,按習慣我會在六點半之前從淡水出門,到了三芝買咖啡,然後停好車餵食附近不被照顧的瘦犬,遇到誰就餵誰,最多的一次是忽然出現八隻。我買光了附近7-11的罐頭,心裡很快樂,進到工作室就差不多八點,多年來持續著,規律中自有節奏。

早晨的收音機送來非常中肯的啟發,主持人說:「很多人瞎忙於一些沒關係的事,以為做很多沒關係到最後會變成『有關係』,其實不對的。你花時間做沒關係的學習,只會變成更大的『沒關係』。方法決定了結果,你看到一些成功的人好像只是在做大決定,其實他們都是勇敢不停地從做正確的小決定開始,才有機會可以做到大決定」。

三天前幾位在香港、北京工作多年的好朋友聚餐,他們說,在大陸的工作單位,普遍的企圖就是找來全世界最好的人才維持事業不敗,他的部門就是德國、印度、香港、美國..各色人種大融合,他們都是靠專業生存下來,靠成功的意圖過關斬將。很多來過台灣的大陸人都認為台灣其實更像「共產主義」,大家做事能力差不多,領的薪水差不多,想的事情也都差不多…,大陸儘管貧富懸殊卻有一股氣想要翻轉世界,而台灣人常常說的卻是「幸福」…。年輕人沒有創造、沒有吃苦只想幸福!我靜靜聽沈沈想,不服氣,只能更爭氣,誰叫台灣真的這麼多人迷信「小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