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

老朋友平安否

 

老朋友平安否
我不確定人可以創造什麼「事」或「物」,
要是能做一些喚醒人的精神或者有人願意保持下去的…,
我想那就是我存在的意義吧
那年的鹿港沒有想法
澎湖不做小針美容
文化是留下來的嘆息與緩身出鏡的鄉親
不忍看文青戲弄老宅
害怕看創意胭脂時間
三十年我都不敢回頭再訪舊旅
美是一種敏感加脆弱的悠忽存在
如果變成研討會與伴手禮,那就
讓它自生自滅好一點
四周不暗,燭火就沒有光的價值
不流行民宿的年代,我住到的人情更多
在影像取得容易、自拍和美食都多到令人反胃的年代
有一種酸甜的素描
是當顏色被時間洗淨後,我甘願
也無懼雙手奉上的可口青春
過年了,老朋友平安否?
底片在誰那裡?請傳給下一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