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離開不容易


清晨從淡水一路過來又風又雨,單手開車還喝咖啡,突如其來的小狗闖進快車道,一個緊急煞車自己被咖啡濺了一褲子,開始心生懊惱。金山到了,雨雖停, 濕濕冷冷的還是很不舒服,看了看手錶才早上七點三十分,還有半小時工作室才開工,可以先到磺港溫泉池沖洗一下,反正車上有備份衣物,拿不準什麼時候山上就會下雨或起風,戶外工作就是有備無患,行李箱有個包包隨時待命。

澡池的對面一群漁夫正在加緊整網,這氣溫驟寒的時候是烏魚迴游到台灣產卵的黃金節氣,漁網一定要提早整理好,只要有漁友一聲通報大家就通通出海,運氣好一船豐收百萬就入袋,每個人分個十來萬不是問題…..。

工作室有幾位師傅以前是漁夫、船長,他們每次聽到沿海傳來魚汛,就會從眼神和表情散發出興奮亢進的神采,雖然已經離開海面做肥皂這麼久,但是靈魂深處他們還是認同自己是一個討海人,至今都捨不得放棄漁會會員的身份,聊到海、聊到魚每個人可以年輕二十歲。

最初的愛一定會是最終的願,你還認得它嗎?韶華易逝別輕易放掉。

有一次我對退休的老猴說,要是你們這一群人真的還是很想下班後抓魚,我可以買一艘二手漁船給你們玩,抓來的魚就拿來公司加菜,他笑著搖搖頭說:「出海證沒了、體力也差了,想海,海邊玩玩就好…」,猛抽煙,我知道他講的和想的不一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