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7日 星期三

苦苦等待

 

一年會受邀很多次對台灣「文化創意產業」、「品牌經營」、「創業心得」、「原鄉機會」,甚至連美學和企業管理…等等議題的分享。幾年下來失望多過期待,搖頭多過驚歎。

幾年前流行的觀光工廠政策除了工廠還在,至今也不見知性、深度觀光的文化形成,「玩」是消費者的目標,但是工廠不該把「玩的收入」留一點給文化復興嗎?每年都有考察,大官和有錢招標的營造商都看盡日本、美國、義大利,模仿也該模仿出來。可是每一條公部門花了好幾年花了大預算完成的老街除了地名不同,其它都一樣,不信你自己去看看三峽、大溪、深坑老街…。這是空間,再來看看產業。

台灣黑金奇蹟的竹炭製品幾乎瓦解成風景區的孤臣孽子、火火熱熱的原創傢俱刪除比賽得獎最拿手之後至今還是走不進市場,水果乾被雷同的故事統一、優良米被漂亮的包裝蓋台,國家單位對電影的文創補助丟進去一部的錢可以救活20 家文化工作室一整年的研發創作,我說的已經是算少的,幫助20 家每家給40 萬等於800萬。但事實是政府花了很多很多單筆都超過800萬的預算在「文化」或者「文創」上面,到頭來還是「台灣的文創很強,但文創產業很問號?」,而「很強」這兩個字多半是出自新聞和媒體,真相如何,路人儘知。

自己花了一些時間好好欣賞臺北迪化街和中山捷運站週邊、青田永康附近、台南府城…一大堆被媒體競相報導的文創店後,我腦袋不停冒出來的問號,好的區域、好的台架上面為什麼放的都是日本超市就買得到的東西?柳宗x?清水x?x本硝子?這是文創、是幸福?

我的書架上有一堆寂寞、落寞的從美濃、三峽、鶯歌..隨意買到的台灣工匠作品,隨便一件放在檯面上都美到教人讚嘆。好便宜,沒人買,你看到的照片上的陶土製品最便宜的才80元,最貴的2900。我每次買的時候都以一種繁華過盡的心境為他們禱告,可不可以這樣說,沒有土地感的幸福是短暫的,沒有滄桑的美是輕浮的。台灣人對在地的文化信賴採取了壁壘式的嚴格防守,對隔洋的採買實踐則是無限放大的點頭搗蒜。

台灣文化產業的困境不是文化人才不足,是有能力買賣做生意的生意人還是只圖收割不願撒種,寧可旅遊兼採購,卻不肯守在田野資助一個工匠上台。

文化不一定美,文化是一種歷練一種淘洗,更多時候它是一顆赤子之心的苦苦等待,這些話對土地懺悔過的人,才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