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再出發


一件事做一次是完成、做兩次是精進、做三次是工夫...要是一年、五年、十年都這麼做你們認為那會怎樣?25歲那年我在新莊西盛市場擺地攤賣毛衣,警察問我收攤走人就沒事,要是不收攤會開罰單600元(28年前的600元…),我請他開單別趕我,散市以後打包,扣除罰單我還賺了2,000元。29歲那年我承接一家公司的簡介案子,企劃書被退了6次,該公司公關秘書退稿時是用甩的還罵說「你們公司都是豬嗎?一本簡介拖這麼久」,我很難過,我沒退縮,心想退了就真的變成豬,第七次我終於把案子拿下賺到他們公司的錢。

「再出發」這三個字有著很遼闊的象徵,但是說這句話的許多時候常常是期待多過行動,退縮多過實踐,我們用來安慰逃避又不想讓現實太狼狽的話,於是設定了看似正面無比的動詞「再出發」,其實就是沒做好現在才一直「再出發」。現在是淺移默化的開始,現在是否極泰來的關鍵。

可不可以讓我們開放一點的說,要出發先要知道往哪裡去?要出發你就先弄清楚你準備了多少?而所有「再出發」的第一件事是要知道你身在何處?

上週一的早會我跟公司同仁分享我與兩岸三地年輕人互動的經驗。在香港,早上開會發現下午的活動少了一分產品目錄,會議結束大家分頭辦事,八個小時之後會議記錄、商品品名、販售價格、功能說明全部清清楚楚印刷完畢一整箱出現在會場。在大陸我們討論第二天教育訓練場地的問題,四個小時之後承辦人把人數、地點、教案、設備、路程…所有的可能的問題做成互動表,問清楚了,第二天全大陸一百多個種子人員的講訓如期開課。在台灣的經驗可能是需求單、簽呈、派工單、方向確認、目標確認、人力調度,最後轉到採購再議價…,別人一天可以完成的東西在台灣花了兩星期還沒完成。

問中、港的承辦人怎麼這麼快?她們微笑的說「這就是我的工作我就要負責」。她的薪水高不高?不高,大陸16k、香港46k。我要是問你花30k請一個兩星期還在繞圓圈的人跟花46k請一個一天就解決問題的人,你會做什麼決定?

年輕人站出來捍衛自己工作權、薪資權、尊嚴和理想性的時候我想說兩個故事給你們聽。

1. 陳明章老師的公開演出總以出神入化的吉他讓所有人拜倒,他說:「我有今天是因為每個琴弦技法至少都磨練過3、40年」
2. 連續聽我超過五場以上演講的人問我為何一個題目五次說的都不一樣,我說:「我不複製舊講綱,每場都是到了最後一刻還根據氣象在做新修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