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妹妹喜歡粉紅色

 

每年有尾牙,處處有表演,摸彩了,老闆要表演、同仁要反串,大小公司吃吃喝喝少則幾十萬多則千萬、上億元就不見了…。上週末我把總管理處的尾牙計劃書退回,我看膩了那一道又一道的豐盛大餐,聽膩了主持人台上談笑風生、主管輪流上台說一些感謝同仁的話接著一桌一桌敬酒,然後用明年再接再厲共創績效的喊話來自我催眠。

我想著這些年來阿原想幫愛滋的朋友多募一點錢、想多買一些偏遠農戶的原料、想為台灣快速失落的工藝儘一份心…。對外演說,說的是美學和文創,參加座談,論的是態度與做法,一路走來跌跌撞撞還覺得力有未逮,此刻正在幫心路基金會籌募善款的時候,尾牙這一大筆錢真的就這樣吃掉?

上個月在心路基金會鳳山的庇護工廠和心智障礙的朋友相處,他們跟所有人一樣是有心願的,有人習慣對你笑,他想交朋友,很多人在不同時間對他們好,但沒有人要跟他們做朋友;有人一塊一塊存零用錢,她希望買得起五月天演唱的票,存了幾年總算有能力,卻被黃牛把錢騙個精光,眼淚擦乾了繼續做工繼續存,她想幾年後還是要再買張票。

還有人但願有錢送妹妹一條粉紅色毛巾,問她為什麼,她說「妹妹喜歡粉紅色」…,每個簡單的心願對他們來說都千辛萬苦,每個千辛萬苦只因為他們的出身沒辦法選擇。

我不知道一個人的愛可以延續多長,但是「做」就在一念之間。回到臺北跑了幾個地方找尋我生平買第一條粉紅色毛巾,要是一條毛巾能圓一個小女孩的心願、一個空瓶可以成全一個弟弟搜集的驕傲,那你還考慮什麼?

考慮什麼?尾牙,我不想這樣辦,我想和弱勢在一起,即使是吃便當,我們真的可以買成千上萬個便當,簽呈退回,阿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