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爸爸的手尾錢

經常最晚離開公司最早走進,安靜,專心。

大多數的發生與決定在這一早一晚的兩個小時就可以搞定。我很少瞎忙,行動前一直看、一直想、一直學也一直玩,想出手通常就不剎車,到底再說。人生棋局,輸贏早定,豐富期間蕭條身後是我一向地遵循。

父親去世一個月後三弟交了一個紅包袋到我手裡,他說這媽媽整理爸爸身後存摺領出來的總財產,她一視同仁平均六份分給我們六個兄弟姐妹,台灣人叫這個為「手尾錢」,意義是「手尾錢,富萬年」,是傳承也是祝福。

通常拿到手尾錢的人就留下它,祝福應該保存很久的,除非不得已,不然這錢不能花掉。我就在隔週把紅包袋的錢拿出來買狗飼料了。五千三百元乘以六,等於三萬一千八百元,這是父親死後留給我們家人的總財產,沒有房子車子金子不動產,當然也沒有一點紛爭…。我活著父親的魂,打不死。弟弟姊姊流著父親的血,安份守己。偶有病痛全家更團結,稍有缺錢全家齊伸手。

幸福是什麼?描寫不如實踐,甜可以分食、痛苦可以同擔。麻雀人生,流離溫飽,故事比錢重要。

每個人都活在時代裡,大家都馬不停蹄,你是輪下微塵還是驅車主導一切的英雄主人都不是你能決定的, 你能決定的只有移動的姿態與方向。我至今還是不存錢,永遠維持幾萬塊到幾十萬的存款金,夠我近的東南亞、遠的歐美洲旅行就好,花完了再一毛一毛從頭來,其它的都太多。我的錢放在貧窮兒童身上、放在失業者身上、放在流浪狗身上…,我房子租的、車子租的、我讀八百頁的書、看莫名奇妙的變形金剛…,除了「多」我也沒少過什麼。去年存款四十幾萬時我好開心,帶了媽媽去柬埔寨住最好的飯店,上週一看,我又有了四十幾萬,已經計劃明年再帶她出國到清邁享受。

關心我的人總是希望我要買房子了,事實是,連淡水的房子貴到我頭期款都付不起何況台北市,為什麼要犧牲我三十年的生活品質去餵養一間畸型政策下的東西?當我問自己:「走的時後能帶走什麼?」,買房子這件事就變得不重要,人的痛苦多半是你認同的價值你不敢做,想自由卻甘願背貸款?要品質卻減衣縮食供養比你富有一萬倍的財團?父親給我最好的手尾,應該就是這個性格吧,「看清楚了,很多事就不重要」。
買不起房子是被拼了命買房子的人害的,因為建商知道你會用一輩子的薪水支持他的房價,你不買,他到最後會倒,可是這是癡人的話,沒有多少人敢「沒房子」。我清楚自己的選擇,世界好大,專心、安靜的看,足矣。

(黑白照片裡最中間那個是我爸爸、辦公室漂亮的聖誕燈飾肯尼做的)


1 則留言:

  1. 世界好大,專心、安靜的看,足矣。

    何必尋找所謂的天堂,情願平凡部擁有一切也無彷。
    (光良 天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