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唉呀,連勝文


從各個領域觀察之後我這樣看連勝文,他和一個錯誤的團隊絲毫沒有任何掌控形象與議題的能力。

連先生並不擅長公領域的論述,卻直搗醫療行政資金運流與歧視女性的議題,清廉與性別都涉及「道德價值」的問題,「道德價值」就需要以「人格正義」來進行心靈撼動,可惜連團隊不選擇更有說服力的財產透明證明他的道德價值、也不選擇高百分比的女性成為政治夥伴來承諾男女平權的人格價值,反而應用老套的爆料與羞辱方式進行台灣人厭惡至極的「罵街戰術」,除了激起攻防火花並不能使他身為貴族之後的身世提升為清新明智的意見領袖。試想,一個年輕人和中年人對罵會換來什麼評價。要小心,平民罵貴族貪心會激起革命的漣漪,貴族罵平民貪心卻會牽動內傷的骨牌。

再者,他和團隊完全不想彌補台灣各階社群傾瀉而出對經濟正義的迫切期待,從亂花錢的花博、不清不楚的雙子星、到遍地開花的太陽花學運,台北市已經清楚標籤了這是一場資本主義與年輕社群的不平等戰爭、這是一次前衛庶民與末代貴族沒交集的談判,你只能深藍再深藍不要企圖拉攏中間選民,你以為的中間選民已被低薪高房價折騰到心灰意冷,他們不相信口號了,他們要一聲虛心的抱歉、要一張清楚的地圖。可是連陣營還無知的以一支又一支製作精良的廣告片試圖暗夜點燈,沒錯,精緻的廣告可能形塑你的質感,卻也加深金錢壓迫與有錢就能支使政治商業化的嘴臉,我必須這麼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能用錢買,唯有彼此金錢實力接近,錢才可以成為一個公平的較量工具,不然,它會變成正義者的武器、既得利益者的毒藥,正義者是誰,是窮的那個人。別跟我說理性不理性這樣的話,選舉選的就是感情的流向。

重複一次,當資本主義與年輕社群發生歧見的時候,他們需要有人來陪著秉燭夜遊,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教授模樣,站在黑板前以方程式計算動機。

公民生活有兩個特質連先生你要懂,一是現實生活的歸屬感,二是民生地位的廣泛平等,如果你一直比喻自己是執行長,你要告訴民眾的是你用什麼樣的組織創造生產力和銷售力,而不是引進外資買臺北,我們都被返鄉的鮭魚搞怕了。如果你一直想證明權貴無罪,你就不要狠狠地一直花錢給我們看,每次當我要上youtube看一些喜歡的節目,你的廣告會跳出來占用我10秒的時間,你還沒有權力只是有錢都這麼侵略我私領域的閱聽,那你有權加上有錢的時候社群的威脅豈不更大。

我猜,這都是你幕僚的點子,要是你無法掌控你的幕僚,我如何相信你能改變臺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