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法鼓山的廚餘




做堆肥是一種生命教育,我可以目睹廚餘從臭變成香的事實,我可以見證萬物從死到生的奇蹟。這過程沒有道理,我們都有能力把別人不要的東西變成有用的東西,只要你願意。

調和、運轉、翻整、等待,每半年一次熟成,耐心做了一堆又一堆。持續從法鼓山載來的菜渣果皮陪我們修煉了很久,同事笑說以前肥皂聽佛經,現在連堆肥都要經歷法懺才投胎轉世。「天生天養靜觀其變,不進不出依時守歲」,若問阿原肥皂十年何感?只緣身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每一小步的踏出都埋藏了天地洪荒的大孤獨,告別積習比創造維新還艱難,這一片瘠地拓墾八年,一毛錢的肥料沒買竟然越來越生氣蓬勃,我猜是它們都認同了我們固執的教養吧。今天上法鼓山載廚餘,想和小尼姑拍照做紀念,她微笑雙掌合十說:「不宜,要先請示師父才可」,冷風中透青的頭皮堅定如石,我愉悅收起相機阿彌陀佛,原來規矩在此時顯得這麼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