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給自己力量

 
 
 

削瘦、面帶愁容,騎著一匹瘦弱的老馬,帶著一柄生銹的長矛,頭盔還是破了洞的,他行走四方,想要行俠仗義,希望憑著一己藐小的力量去鋤強扶弱、改善社會的美好憧憬,僅僱用一個矮胖又目不識丁的忠心農夫,就開始去遊歷天下,一心幻想用騎士精神來改造現實,然而實際上卻是到處碰壁、到處闖禍。他是傳說中的悲劇英雄唐吉訶德…。

少年時代讀西班牙文學家塞萬提斯的這本書,只覺得小說裡這個像瘋子般的男主角滑稽有趣,怎麼可以把賬本當聖經、用理髮匠當武士,還支使羊群當軍隊去和風車大戰,就算他被風車狠狠摔滾、被牧童用石子打落了牙齒...,還是不悔的朝理想前進。

等自己年歲漸長風浪遇多以後,回頭看自己在處理困難時的心態,到底該中途放棄還是堅持到最後?那些年輕時看似無用的閒書其實已經默默的變成我做決定時的指南,心理學家或許藉由遺傳學、潛意識和社會關係在拆解人的行為,而我覺得性格養成有大半的原因來自於童年的自我想像以及角色認同。這時我感謝國中黃碧玉老師引導我讀簡愛、愛的教育、苦海孤雛、唐吉訶德這些書籍,書上的人物剛開始都是知其不可而為之,主角一定是堅持走到底,最後才否極泰來,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渾身充滿樂觀與正面能量。

希望的種子埋在心裏幾時出頭不一定。記憶是水、反省是陽光,當時間的風吹到了,新生命就會萌芽。

我們家三兄弟每個月會湊一筆寬鬆的零用錢給媽媽,有次問起「這麼多年了,您應該有存一些私房錢吧」,她老人家支支唔唔說不清楚,三姐就在旁邊帶著捨不得的怒氣說:「媽媽就是把零用錢東一點、西一點借給菜市場的那些小販,都沒有要回來,那些人前債未清,下次開口,媽媽又再借…」,媽媽就輕輕鬆鬆地說:「人家就是沒錢才會向我借嘛,怎麼好意思還開口跟她們催」,我就問她:「可是妳那些朋友前債未清啊…」媽媽就會開始裝迷糊的嘀咕:「會啦、會啦,等她們有錢就會還」,當你再追問她到底有多少「零用錢」借出在外,她就不清不楚的回答:「我忘記了」。

我猜,媽媽其實很清楚她和菜市場那些姐妹到底存在多少數字的往來,她自己苦過來深知那種缺錢的滋味,所以暗自糊塗事實是在療瘉她受過傷的過去,我們這一代將心比心是用講的、用想的,媽媽則是直接做,只要她高興,也就不再過問錢到底用到哪裡去,套句我常引用的話-物有所歸-,反正都是流在地球上。

公司的口號很多,「將心比心」也是其中一句,每句口號都是人生體會,每個體會都做得到,我做了我贏,你笑我,我就糊塗裡再贏一次。

今天來到傳說中唐吉訶德走過的小鎮,它安靜到幾乎荒廢,當風車被風吹動的時候,我站在高原上想到自己和媽媽的個性,某個程度上都是迷糊中帶著清醒、不捨中帶著願意的人,我相信走正途最後終會否極泰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