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我的抉擇

 
 


每一條開始的走都是朝聖之路。

一個人趨向毀滅或成就所花的時間相同,經營企業宛如經營生命,我在每個新進同仁身上看見出發者的精神奕奕,也從每個離開的背影看見壯志未酬的戚戚,哪個小孩不跌倒?堂堂正正的卻不多,是一個又一個瑣碎的小念頭日積月累擊垮了原本可以堂堂大器的職場英雄,單純是通往成功最安全的道路,彗星看似暗夜亮眼,隕落其實無人意外。

剛開始的朝聖會不會變成中途的流浪誰也不能預料,當自己檢查心裡的舒坦或糾結其實答案了了分明,要是這樣還不夠清楚,一條一條寫下來你在何處花的心力多,通常與結果也就八九不離十。

偏偏嘴邊勇氣心中賊,我們常常用解釋粉飾當下,用明天耽誤今天,在沒被看見的小地方贏得籌碼,清場時才發現機會與未來已經被自己養的小鬼偷光,他們是貪、嗔、癡、慢、疑。我半生勞碌不停,當業務的時候拼冠軍,在工廠的時候拼加班,接近佛學就靜坐、養生、慢行、儀軌一路無悔的投入,至今手不釋卷、思不離本,統計、組織、管理、行銷、創意、美學到處是天堂,不因執著,只想演什麼像什麼。中世紀偉大藝術家米開朗基羅擅長雕塑,畫工並不傑出,在被達文西嘲笑後他傾力埋首鑽研繪畫手不離彩,終於畫成驚世技藝,在梵蒂岡的聖西斯汀教堂以創世紀壁畫取得永恆的地位,他一手掄鎚鑿像、一手舞色繪神,千古洪荒無人能出其右。告別佛學班開創工作室的時候,徐師兄送我南懷瑾先生的「金剛經說什麼」,他在首頁題字「江兄,行者無疆」。

有一次一位林姓精神導師對我說:「阿原,員工人各有志,領的只是一份薪水,你怎能期待他們像你一樣把工作當事業呢?不犯錯就好」,那次一別我就跟老師漸行漸遠…,人可以心中無神,但燈塔不能熄, 不犯錯就好?那關在家裡別出門啊!

滾滾紅塵磨石成珠,也能潰珠成砂。每件事都該修行,修整言行。王陽明先生說:「知行合一」,我是信奉把工作當事業看的人,唯有把工作當事業看的人才能日積月累平安圓滿,「事,是當下的發生」,「業,我們所有的累積」,朝聖之路將走到那裡,決定的是旅人的腳,不是天邊的星,結果不會突然蹦出來,是時間到了瓜熟蒂落,怎栽怎得。

頂新魏家這幾年在台灣最邪惡的演出就是佛報最真實的現前,在台灣活了半世紀,我沒遇上有一次全民都希望一家公司倒的這種事件,即使228事件都不至全台看法如此一致!你知不知道我們可能只是不在頂新位置上,不然所做的事和他們可能一模一樣,在這些人的心理上也許和老師的「不犯錯」一樣,他們都覺得賣這樣的東西「吃不死」。罵頂新的時候我也環顧周身,要小心自己那個萬劫不復的一小步,它叫「不犯錯」,職場是要「做得對」,而不該只是不犯錯。

大部份的人不會故意使壞,卻在對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放縱下使得之不易的人身殿堂一夕崩塌,行銷處和總經理室的門口,大大掛著創業時呂國祈老師寫給我的篆書「愛惜人身」四字,不知每天經過的人還有感覺?

我認定企業主和員工的關係像是刀鋒和砥石,沒有輸家贏家,光滑俐落都是磨出來的,各存己心到最後鐵殘石損兩敗俱傷,檢視公司十年,我能給同仁最好的不是薪水,是視事如業,走吧,如果你願意帶著這樣的清楚,不管走在那條路上都是朝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