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阿原巡視西門店趕工





我可以寫十個計劃、做九個夢、口袋裝七個餅去流浪,甚至一張嘴巴和五個人辯論,到頭來我懂了一個人一次還是只能做一件事。這幾年因為種草做皂,有一半的時間都和勞動者在一起,很多工事就深刻參與,每當和工人在一起的時候就能感受到他們單純唯一的專注力澎湃洶湧,從他們身上學會了用「做替代想」是度過人生各種關卡最有效的方法。

常有朋友問我遇到工作低潮都是怎麼排遣,左思右想就是提不出讓他們滿意的說法,很多人都說我故做勇敢、言不由衷。但我真的沒有低潮,只要精神不在所做的事情上面,我的習慣是加倍再投入這件事、或者轉身離開,當低潮一次又一次來不及長大時就被我拔除,性格上就和「低潮」這兩個字絕緣了。情緒這種東西就是量子力學,你看它它就運行、越在乎它它就越活躍,情緒是精神引發內分泌的一種身心活動,多數人拼死就想找答案解脫,越解越煩,到最後把生理附屬品變成了行為人格的一部份,你根本不必找解答,敵暗我明,情緒會越養越壞,人太閒了它會找上門。現在想不通的事情未必不通,是我們現在的智慧不足以應付,放下,過一陣子或幾年後就不會在困擾了,我們都是小學生過來的,有幾個人想到當時的月考還會害怕?不會嘛,沒有過不去的事,只有過不去的自己。

當你還在牛角尖走不出來的時候,去市場走走、去工地看看,放下既定經驗專注地欣賞他們任勞任怨工作的樣子,想像你是他,你可以過他的生活,和他們聊天聊到他們聽懂你,那你就過關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