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多數人在錯中成熟,卻在自以為對裡跌倒




「留給時間去說吧,一個人有什麼樣的天份,跟出什麼樣的作品並無太大關連。之所以有作品是為了溝通,透過作品告訴世人心裡有什麼想法、眼中看世界的樣子...」

我看著世界,世界也看著我,主角和投影本來就是同一個。總經理在今天檢討新目錄的主題與內容相對稱性,執行者A很無辜的說這是我們主管的決定,再延伸討論,執行者B又說,這個稿子創辦人看過...。

每一件事當然都是一堆人共同參與的,平安分紅皆大歡喜,風波坎坷才見肩膀,我很高興終於有人跳出來積極面對,既使後來是決定全批銷毀重製,犧牲了金錢卻保住品質,可惜事件裡閃身而過,把關鍵決定推給別人的人,看似過關,其實又把自己退得離舞台更遠,剛開始舞台上未必都是能演的人,但一定是要敢演的人,敢演、願意演,一定出頭。人生嗩吶鑼鼓,高音都自低音處,處處想要紅塵不染,多半只剩黑白人生。多數人在錯中成熟,卻在自以為對裡跌倒。

剛出社會的第一年我當過影印機的推銷員,公司在南京東路二段叫做「台芝」,我的主任姓洪住新莊。聽說他早有機會和能力升到經理的位置,但他始終不願意,因為他喜歡和第一線的弟兄在一起作戰,也喜歡透過成交機器來證明做比想有用,我對他最有印象的就是一天到晚請客,聽說他只要成交機器就一定大家有好處,他總是說:「大家幫忙、大家幫忙..」,可是這個行業的人心裡都有數,誰幫誰啊?不互相搶單就算對你客氣,洪主任就是這麼大氣。

幾十年來我經常拿他的話提醒自己。他總是對早會以後即將鳥獸散的弟兄們說:「記住,想摸魚的時侯要真的摸到魚,你可以去馬殺雞,但不可以看電影,一個是真的放鬆,有利於工作,一個是腦袋被佔據,人被掏空。」

有一次請我們同組的人到新莊家裡吃飯,餐間突然告訴我們要自行創業賣二手機器去了,當下就有弟兄想要跟他同進退,他很認真的跟我們說「繼續留在台芝,別讓人以為我挖角跳巢,這樣名聲不好,你們只有現在做到第一名,下一個第一名才會等你,我不會帶第二名的人跟我一起登峰,哈哈」。

多年後,言猶在耳,洪主任捨班底啟新局,看似孤戰,卻理義兼顧。後來聽說台芝公司主動把舊機器優先轉輸給他販售,從此他貨源源源不斷。第一名?是那個擔當、義氣與仁心啊,我帶著走,走了30年還受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