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阿原獻給徒步走台灣的人



我與許多人不相識,我知道他們遠遠地在外圍看著我,也許支持、也許監督、也許帶著一些嫉妒巴望著我跌倒…,除了時間可以證明看見,最好拿分數的時機無非當下做到壯烈成仁。留一手的人,到後來除了那一手之外,什麼都不是。上週末看王家衛的電影「一代宗師」,劇中宮師傅和葉問對招之後說:「面子和裏子那個重要?面子就要做到一塵不染,裏子就算拼出血來也要往身裡頭兜」,風雪裡,飄鴻亂絮,葉問的身影漸行漸遠…,這才是師傅啊,我聽了很受用。

一個朋友雄心壯志,全力以赴從南部拼到臺北,接近職場權位巔峰,因為家裡獨居的媽媽出事,一孝心動,他返鄉盡孝事母,穩當之後想重回職場,但江山人代,物是人非。聊天的時候他說:「你問我後不後悔?做決定的時侯不會,一年後的現在則是很後悔,要是當初接受別人的意見請看護….」,沒當初、不用等,山水路轉、禍福左右,一次做了就沒有下一次,你的決定構成你的人生,答案從來像天氣,不是選不選擇,是發生了結果就定了,機會只是另一個開始,不代表它能覆蓋過去,解釋與推演應該發生在下一步踏出的姿勢,而不要是頻頻回首的追悔。

人生道途加分難,一個閃失輕則扣分打折,重則前功盡棄。幾十年來職場翻海、修煉人格,我很小心的就是宮師傅說的:「面子就要做到一塵不染,裏子就算拼出血來也要往身裡頭兜」。做事可以讓步,做人,再回首已百年身。

粉絲寄來一疊相片,把她徒步環島的沿途送給我,我非常驚喜。那日花蓮偶遇她,僅僅禮貌合拍相片,握手告別時她說:「阿原我要環島徒步了,回來再跟你分享我的看見」,回臺北我就把此事擱一邊。兩個多月後她寄了27張相片過來,背面都有仔細的備註,從蚵寮到溪口,從喝茶到墳墓,每張都教我動容。她附贈的卡片裡寫著:「…我發現沒有風,風箏也可以飛,而那自己要抓住的線,似乎不再重要了….」,好珍貴的照片,好珍貴的朋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