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陳超明教授和阿原的對談(二)


陳超明教授(以下稱陳)問: 
阿原肥皂成功進軍國際市場,您認為您在拓展國際市場業務方面,具備哪些關鍵能力與人格特質?(如跨文化力、跨領域力、跨語言力….)

江榮原創辦人(以下稱原)答: 
老師說的跨文化力、跨領域才華力指的應該是「技能應用力吧」?阿原不是把「阿原的肥皂(YUAN’S SOAP)」外銷出口,過去台灣強於外貿,他們只需要懂得外語溝通、產品規格、價格談判、數量交期這類技術性的問題搞通,外加一些國際禮儀大體上就能做好外銷事務。我們是要將「阿原肥皂(YUAN SOAP)」這個品牌的作為、內涵完整外移到海外,除了上述的那些「基本工」,極度耐心的「教育傳播」以及樂於分享的「人文性格」在我們公司是很重要的要求,這兩部分很難靠策略與管理來達成,許多人確實懂很多也很能論述,但是始終發揮不了影響力,不是他們懂的東西不管用,而是欠缺熱情把懂的東西消化成人人受用的養分。這麼說好了,國貿局不能做外交部的事,但外交能處理比國貿更大的涉外事件,「品牌」進入國際就要有這種覺悟。

我常說做事的要領也是做人的道理,「熱情與分享」可以把一顆西瓜賣成清涼退火的熱帶風情,也能把又苦又濃的濃縮咖啡塑造成精緻純粹的義大利靈魂。所有在國際市場具備的談判力、資訊力、語文力都可以經過學習訓練而成,但是熱情力、分享力這種人文情懷,從揀選人才那一刻就決生死了,這兩股力量可以讓品牌變成嚮往,商品變成象徵,可遇而不可求。阿原要的就是這種熱情、分享的特質,只憑技能好,一山還有一山高,不少「專業」經理人現實又高流動,往往是一家公司人事不安的來源,我看過太多,所以還是抱著隨緣的條件,位階越高,一有閃失,我越不留,文化產業不能留現實的人,這點我很小心。

陳問:
阿原肥皂創立至今,從只有幾人的工作室,逐漸擴張成為一百多人的公司;可否談談您的人才管理與培育策略?因應阿原肥皂進軍國際市場之未來規劃,您希望招募到具備哪些能力的國際化人才?台灣文創產業所需要的人才應該具備哪些能力?台灣的教育單位又應該如何培養相關人才?

原答:
建制清晰易懂、彈性活潑的部門組織是阿原得以平安成長的第一步。這部分對一家新公司是很大的資金投入,卻不能省,跟蓋大樓的道理一樣,基礎好像看不見,卻關係這棟樓房可以聳立成什麼姿態。清晰易懂的部門組織使聰明的人知道循什麼樣的努力方向,一步一步走向成功,駑鈍的人則能在健全組織裡面人盡其才、安身立命。

國際人才在台灣太難找,這是整個環境的大問題,學校外語教育奇差無比,許多大學生聽到老外問路轉頭就跑,平面和電子媒體又只顧報導小國寡民的茶壺風暴,我們根本無從知道國際發生的消息,生活氛圍裡又充滿鼓吹小幸福過日子的白領階級,這怎麼可能刺激年輕人養成戰鬥心、大視野又願意嫻熟駕馭外國語言?依照我自己的產業需要來說,個性外向、語言素質、情緒管理和國際溝通這四個條件缺一不可。

要我說台灣文創產業人才需要具備哪些能力?那真要一竿子打到許多在業界以此自詡的人,請多多包含!「文化創意」是一種極具冒險性的工作,「文創產業」又比傳統產業更難制定SOP,所以文創人才需要的不僅僅文化力、研究力與創新力,具有這三個條件的人力資源,台灣多到不行,每年大學畢業出來的也是一串,但一直發展不出成功獲利型的文創公司,是因為怕冒險、不接受管理。你可能會說法藍瓷、雲門、布袋戲、書店…不是很成功嗎?客觀看他們好了,都是幾十年打掉牙齒和血吞,而且基本功力紮實到嚇人,文管、物業、行銷、供銷鏈哪一點「文化」了,全都是製造業的嚴格標準。他們不是靠創意起家的,是「管理創意」,他們不賣弄文化,是「賣流行」。

「文創口號」漫天響、「文創產業」街邊爬是台灣的現狀。這塊土地上動腦筋出嘴巴的人已經太多了,文創產業需要的是執行力、管理力。至於如何培養相關人才?我不是專家不能亂說,就經驗看見,技術和理論都是容易技轉或建制,很多教育單位也紛紛設置相關學系,課程和資源絕不是問題,關鍵在於基礎的美學教育實在太差,美學教育差,消費者就不會主動購買美的東西,美學教育差,生產者就不會斤斤計較產品的精緻度。少了市場的期待和商人的改革,人才自然沒有發揮的機會,先把美學教育做好再談文創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