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

僅以此文,獻給新開幕于廣州太古匯的「阿原本舖」


僅以此文,獻給新開幕于廣州太古匯的「阿原本舖」

二十幾年前和我同時間創業的老大哥姓周,不旅行、不吃館子,最貴的套裝大概就算嘉裕西服了。他房子買得很早敦化南路、新生北路、民權東路都有,現在靠收房租就過得很自在,每天固定開計程車是打發時間。

這幾年只要看到我增加新的店鋪,他一定唸:「花那些錢不值得,錢都給房東賺走了,你看,大家現在都上網買東西了,你還拼命開店,年紀不小了,多存錢好養老,你的口袋多深我又不是不知道!太累了、太累了,不值得」。

周大哥知道我口袋的深淺,但他永遠不會知道我心海的量斗。我旅行、我逛街,我站在書店角落靜聽紙張的翻閱聲、我停在精品的大廳感受皮革新裁的芬芳,清脆骨瓷的響音被售貨員輕輕敲出聲,我已經靠近百年工藝並且親自參與一個杯子銷全球的事件;玲瓏剔透的琉璃在我眼前轉輪翻動的時候,我已經牽著楊惠珊的手要走入下一個一千年。

我不網購,我的豐富來自身體不是鍵盤。真實和虛擬是選擇,我們的選擇就是自己的樣子。省錢省時是消極的,賺錢與時間賽跑是積極的。鍵盤造就許多新貧戶,當什麼事物都從比價折扣入門,心靈和個性就開始變貧。儘管我有4K品質的視聽,有音質很棒的BOSE,還是會排隊走進電影院讓密閉的黑暗開啟我專注的耳目,「開啟專注的耳目」,是開實體店鋪完整的目的,沒有好的店,城市變成什麼樣子?

我不是坐享其成的人,不是吐水批判的嘴,我喜歡實踐力行,更愛化腐朽為神奇,八、九年來「醫師帶隊」、「達人領軍」、「技承三代」、「外資撐腰」或者「名人掛陣」的許多新創公司,在台灣創品牌也各自闖出一片天了,細數心聲點滴,你要問我賺了多少錢?沒有。但我在很多這樣子的地方開了很多店花了很多錢,錢對我而言就像垃圾一樣,不轉化成滋養,留著是會害人的。你現在看到下面這麼破破爛爛的地方,兩個月後就是不一樣的阿原。

台灣有沒有希望?你坐著喊叫沒有用,當你的正面作為完全影響你的人格、你的周遭、你的環境、你的人際時,也許我們不用再喊,台灣就真的變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