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

陳超明教授和阿原的對談(三)



陳超明教授(以下稱陳)問:
台灣文創產業近年來生氣勃勃;您認為台灣文創產業應該要從哪些方面努力,才能走出一片天?

江榮原創辦人(以下稱原)答:
我會先問投入文創的年輕人是想致富?還是成功?它們的使命感不一樣。 想致富,就要從產業趨勢入手,每件事只做兩年計劃,市場流行什麼你就在邊緣粉飾,用很強的技巧把文化元素整合進去,譬如買翠玉白菜的圖像版權,印帽子、繡T恤、杯子、盤子、手機蓋都可以...,大量往各種市集賣,賣多了就變流行,跑得早你會賺錢。當開始有人仿冒,你管他的,你又再推出八家將、十三姨婆、十八地獄…。我說了,短線兩年就夠。

「成功」是一輩子價值觀的體現,到最後才知道,我們都親眼目睹了O雄建設和O全食品的事件...,那就把成功交給後人說好了。回想一下這幾年「小文創」的進進出出,個人出版、紅花布、十八銅人、PIZZA CUT、漂流木、台灣農業、觀光工廠…,起起落落至此就是文化浸染不足,通通玩設計而已,連創意都談不上,政府補助沒了、新鮮感降低了,還是要乖乖的回到基礎面對產業硬體。兩年的關鍵是自我檢視關鍵時間,是你要有很強的資源整合能力,染整、車縫、網版印刷、塑膠射出、模具、切貨商、通路商…。我說台灣的出版業和官部門很失衡,一則又一則報導北歐文創、日式生活的漂亮圖文,讓許多投入文創的人以為做這種東西就能賺錢,但都不告訴大家這些照片的背後嚴謹的工業設計、色彩管理、國際發包、倉儲物流、人資規劃..等硬碰硬的真功夫。

問題還沒結束,你先問問坐在電腦前寫計劃的這些文創年輕人肯不肯跑到第一線整工廠、摸原料,蹲個幾年學會上述的「硬工夫」,告訴你,幾乎一面倒的都吃不下苦,很多男生怕流汗、女生怕曬黑,這種「文創人」我遇太多了,苦一點,就說遊學充電去或者轉跑道再出發,什麼是走出「一片天」,陰、晴、風、雨、暴,你都待下來熬過還不逃,才叫「一片天」。我很愛在阿原待過五年以上的人,他們很了不起,誰挖走他們誰就真正有福。

文創產業比任何行業都難,歷史資源、傳統符號、區域用色、甚至屬地性鮮明的生活情境都要被徹底肢解,再把每一種文化經驗視為零組件,透過工廠管理機制、市場行銷原則以工業化做法完成一件商品。老師,我跟您說的這些經驗可能和一般人以為文創業資金門檻低、生產設備少、有點子就值錢的認知有很大出入,但事實就是這樣,阿原全力以赴帶著一群龐大的團隊深耕藥草文化九年,也才做出這麼一點點成績,想要一片天,需要硬工夫,從文化深入、自技巧轉型,然後深深擁抱市場。

我捨不得這些年在文創界載浮載沉的一些朋友,他們跑北京、學上海,他們東京取經巴黎膜拜,文創想成功,也許最後他們會看見台西的流放或者萬華的衝突才是最具原動力的台灣文化,要走進工廠才懂得創意源自模具吧。

陳問:
阿原你自己想致富還是想成功?

原答:
我苦過,身心都一樣。但每一個難關都過了,過不了的也在時間裡崩塌,我一直有辦法處理自己的問題,我是很富足的人。成功不吸引我,吸引我的是我的存在感讓我始終知道往哪裡去。不想致富與成功,就是一路做,我想這我已經駕馭這兩個名象了。

謝謝老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