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陳超明教授和阿原的對談(一)
















陳教授還是決定離開學術圈,他有更自由的夢要追求,他有更大的抱負要實現,聊到差一點點就能當上校長的機會時,他哈哈大笑說:「我的決定是對的,人要走自己的路,不是走別人羨慕的路」。

兩個小時的時間裡,他問了許多很深刻的問題,茶水一杯又一杯,我毫不保留的回應我的心聲,他問我可以錄音嗎?可以。不過我要是罵到任何人,請你把他們的人名打馬賽克,哈哈..「不要羨慕我成功,一時山一時水,起落拿不定的,要是能算清我的苦,現在的阿原換你做,你也許都不想要」

陳超明教授(以下稱陳)問:
阿原肥皂是用在地原料,強調手工製作,其經營理念不是要如何「降低成本」,而是要「品牌加值」。在面對眾多的歐美品牌的競爭,您如何以「品牌加值」策略經營國際化市場? 

江榮原創辦人(以下稱原)答:
品牌是一個概念高過量化的名詞,賣得很多、做得很大,多數人認識你,這是一種品牌的定義,「可樂、石油」如此。做得很精很純也是品牌定義,「德國、瑞士」都因為追求精準的品質,連國家都變成是大眾信賴的品牌,製造產地一標示,相同的東西硬是可以賣高好幾成的價格,還不怕沒人買。在21世紀也冒出一個很重要的品牌定義,那就是社會價值,圍繞著「環境、正義、公理…」的非商業組織,哪個NGO的議題管理與募款能耐高,她就會變成社會公益裡的品牌,綠色和平、國際紅十字會都算箇中翹楚。從這幾個例子可以歸納出品牌的基本要件:屬地性、辨別性、市場性。

阿原的「品牌加值」就是就是紮紮實實從這三部分努力: ─屬地性/台灣的在地原物料、人工勞動力大量導入產品,並建制MIT當代的製造標準 ─辨別性/嚴格管控視覺溝通元素,大量使用繁體漢字、大量使用歐美陌生的青草藥,據此建立品牌差異化以及文化辨別度 ─市場性/身心靈整合、公平貿易的期待、體驗經濟的個人經驗都是21世紀的市場主流,我們順著潮流走。

陳問:
2012年夏天,阿原肥皂在香港開設第一間海外直營店,為其品牌邁向國際化的一個里程碑;目前阿原肥皂在許多國家都設有據點,包括在中國、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加拿大、日本等國家/地區,可否談談阿原肥皂未來國際化的規劃與做法?此外,您對於拓展中國市場有何新的計畫?

原答:
我對國際化並不熱衷,今天我們談國際化這三個字,意指的還是貿易環境多國化、產品樣貌西洋化這類「量」的問題,還是內涵深度值得全球效尤?

阿原從手作勞動起家,深知高勞力需求的手工業對穩定商品產出國的在地生活、弭平階級差異的重要性,「在地化」是台灣人面對「文化習慣歐美化」、「經濟數字中國化」一個很強烈的價值對照,現在「國際化」最鮮明的標記是知識工作者無國界、所以知識管理和資訊操控變成最重要的一環。但勞動者和工人階級完全在這個「國際化」的標準之外,這些人低流動、少投機,是區域經濟內最有安定能力的一群。 我應該花時間把手工製造的產業從台灣散發出無可取代的價值與光芒,讓優質勞動力轉換成感動人心的商品,讓受感動者自己願意追隨代理甚至起而模仿。CHANEL如此、BANZ也是這樣,都是靠仰慕者找上他們。阿原現在外銷很多國家也都不是我們參展開發出來的「buyer」,是他們源自於精神認同才主動找上我們的「partner」,簡單說我的國際化規劃就是更徹底在地化,那個屬於土地才有的真滋味。

中國市場我也沒有新計劃,阿原在中國大陸已經落腳,這是一個比台灣更需要安慰與救贖的國家,全世界對她的掠奪巧取太嚴重,都市多半由無助的鄉愁加上無窮無盡的階級城牆組合,而阿原在大陸的每個店單點營收、坪效都比台灣出色,這代表他們是能從泥土上面找到相應的故鄉回憶,也渴望有生意人用真心與他們銀貨兩換。基本上大陸的城市還是由移入的農民建設起來,他們完全接受阿原推動的「勞動力美學」與「土地倫理」這種做法。

我們在大陸的品牌發展計劃和台灣一模一樣,不畫大餅不求急進,秉持「誠實沒有上限,美學不容打折」的要求,先有團隊再拓店,先教育再銷售,至於財務、管理、營銷,適地適法就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