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你是蝴蝶就要揮動翅膀


不管什麼時候,能和一些不相干的人做一件相同的事,緣分就已經展開。

不知道緣分會帶領我們到哪裡,就像颱風來的時候不是突然來,它早在幾個月甚至幾年間就不停在赤道旁邊能量集結,剛開始是洋流、水氣、漸漸變成波動的風、螺旋的雲,它散步、它迂迴,後來就改變了氣候,颱風帶來慣性環境的衝擊,卻也透過風、水、電子有意義的淨化世界。

這些人剛開始都和我不相干,現在也不熟識,從一個人為了一份工作進到工作室,接著他朋友、他同學、他姐妹、他夫妻、他父子…通通都進到公司,剛開始在這家公司做肥皂、賣肥皂只是薪資勞動的對價關係,看似沒什麼了不起,學麵包、煮咖啡不都一樣會出師!我個人在乎的是能不能除了技能以外有更多的人生啟發?那怕只有一點點,時間到了所有的一點點都將以驚人的能量帶引你處理人生大問題。

當商周雜誌的標題寫到「年輕人西進工作意向民調大公開,八成年輕人,想到中國當菜鳥」、「九個菜鳥進駐上海,月領五萬」、「小小年紀管來自7省的32個人」、「五年後管一個省,就是來上海的目的」、「台灣囡仔,蹲下服務中國客,蹲下去為客人點菜」,我看到的不是台灣現狀和大陸的差異,而是企業的決心是什麼?別再抱怨政府、別再謾罵教育,他們就算是共犯,寵孩子的又是誰?

每雙翅膀都會鼓動成自己的氣候,你的所作所為就造就現在的台灣面貌。國外一定比較好?未必,但台灣可以更好,也很難,如果覺醒而後行動的人還是這麼少。

我很機車也很挑剔,對比前面的雜誌披露,阿原有話要說,我攤出來跟大家分享:
1. 我在公司很兇、很挑剔,從茶杯到盆花,從產品到同仁言行…,很多事一眼看過可以做到一我就不會放鬆成為二,私生活不管,公領域的事只要權力管得到的我就嚴格要求。
2. 公司經營成本很高,什麼材料只要能力負擔得起,就用最好的
3. 公司營業費用很高,做錯了就打掉重來,連回收都不准
4. 公司常常朝令夕改,不對勁,立刻轉彎,公司只有一條憲法-將心比心-
5. 公司對人輪調很兇,做不好就調,找出適合你的位置是我的責任;做得好也調,要多面養成才出得了人才;口舌太多的人更調,品牌之所成,一是涵蓋率、一是純粹度,阿原才九年,沒有資產可以消耗是非,這是品牌的決心。
6. 公司每年都會資遣一些人,不適用或不接受上述「第5點」

有目標當然向前走,在台灣難道真的沒前途?我的綜合檢討是:
1. 這家公司有沒有率先設定目標為品牌、為眾人合理的打拼。
2. 職場當事人自己有沒有努力到從就業變成專業,先愛所做才有機會去做所愛。

阿原是很小的公司,不過一百多人,但公司理級主管(含副理、不算我本人)就有20人,這裏面年薪百萬以上的占了9人,若把這20人的薪水打散,每個月他們的均薪落在75,300上下。公司也有很多人安靜的在鄉下種藥草做肥皂,工作超過3年以上的有12人,從廠長到助理,早上8點到下午5點,不加班不含三節的獎金與福利,從五萬以上到三萬以下每人每月均薪35,300上下。

阿原崇尚公平,決定薪水的原因來自四面八方的考核,考核什麼,我就核發什麼,我沒有壓倒性的權力去決定每個人的薪水,正因為如此,除了品質,我對誰都很兇。我認同的內部考評簡單如下:
1. 工作能力:工作效益、工作量、專業知識、學習能力、創新能力、創新表現
2. 工作態度:協調合作、溝通技巧、勤勉性、主動性、責任感
3. 人事考評:出勤、獎勵加分、懲處扣分

術業有專攻,承擔有大小。工廠人的所作所為能最高實踐「社區價值」、「勞動力美學」,誰就會得到和公司相互的合理承諾。公司的人誰能在品質、品味、品格的實踐裡把目標完成,誰就會得到和公司相互的合理承諾。

台灣需要好氣候,每個人的翅膀都要動得對,這就是因果,蝴蝶效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