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9日 星期日

農場日的反省



是一連串的插曲,構成了人生的主旋律,多數人只是開口,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唱什麼,也很少人從一而終走完計劃的路。眾生貌同,如果能出現一個相對清醒的人,光就一點點堅持便能顯得與眾不同、獨領風騷。

三個月一次的農場日循環得快,春去春回,一段石頭路走成阿原最美的風景,山上沒有會議只有風,有心人就能聽見品牌的歌。水邊沒有解答只有做,現有的收割都是前人播的種。

那一年公司聘請了第一位行銷企劃部的經理,姓高,來自國內最成功的電視購物台,當時正好要重建公司的新網站,他就在對公司知之不深的情況下勇敢接下總統籌的工作。做網站這件事在當時阿原肥皂的團隊裡面,許多人意見紛雜,問誰當總監?許多人東張西望能閃則閃,原因不外公司的文化太複雜、公司的產品線太多元、公司要傳遞的形象太抽象、阿原大哥太挑剔…,難事少碰為妙。

小高這個人就一個傻膽外加勇氣,一頁一頁和我聯手起來,明知結果可能詭局多變,但是再難也難不過「面對它」,我記得他說:「我不怕不了解公司,網站做了,我就比誰都了解」。二話不說,他昏天暗地的就硬幹起來,在辦公室偶而碰上面,我們都不太敢主動問進度,只知道兩個人都焦頭爛額中,寫字、找圖、下標題,討論、熬夜、再重來…,那年2008,本來外包的網站公司說要兩個月的規劃編輯,結果我和小高10 天就塵埃落定。最後我們統整出一部好大的口氣「天地人物,法」。

畫出格局,人才知道一個初衷要花多少力氣,敢許大願,路就不會迷斷在閒花野草間,台灣藥草如果不痛下決心徹底整理,品牌業者就算推陳出新再多商品,也不過就是夾縫求生,圖個粉臉取巧,登場賺賺機會錢而已,滿坑滿谷的薰衣草、玫瑰香固然討人歡喜,故鄉本有的氣息不被重視,思來總有遺憾。人不熟睡,夢從何來?事不做透,功從何生?

農場日就是在這樣的前提下被規劃出來的,一個做在地品牌的團隊怎麼能夠不摸泥土、不流汗?即使這個行為充滿矯情與象徵、演出多過感動,然我堅信,假到真時假為真,情到深處無怨尤,至少,我說的我都做了,還一直做,你要是覺得我假,相同的事贏過我再說,這就是「法天地、人、物」的最後審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