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京都出差

親愛的

時間過得好快,肥皂一做就是9年,許多事情還像剛開始,永遠有新的啟發和盼夢發生,許多事情一直做不好,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而我卻已經在計劃下一個十年。要這樣才能每天新鮮的活著,日曬痛,就當光合作用,加班累,也算天贈嘉禮,樂觀,往往因為痛苦隨行而非天生開朗。這次帶著團隊出差到京都考察,我發現體力真的不行了,天一黑就是全身痠痛,然而看見她們事事興奮、樣樣好奇,就覺得辛苦是值得的。

知道你過得並不好,還在漂泊,然而這就是精彩人生的代價,永遠不知道下一步,卻要天天走下去。加油未必給沒有油的人,這兩字括約了力量與無奈,也包裝了所有的過去與未來,路上未必春夏秋冬,但一定有個座位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別怨嘆,永遠要給自己力量,看見日本人九十度彎腰時,比看見腰桿挺得直直的台灣人更具有「真力量」,不知道我出差的看見和別人的看見是不是一樣?送給你一個認命又敬業的日本,或許也像是我送給自己的禮物。

風會過,我們就好好看花。風不停,乾脆化做千風,流浪度他。2007年我印了一張目錄,封面大大六個字「一切會好起來」,你需要,大家需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