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為什麼叫外勞


)

與其用文化來彌補被我們打碎的一切,何不全力保留現在還在的感動。毫無疑問越南正全力朝「進步」「文明」的路途邁進,但這是人類唯一的出路嗎?我到當地看到他們辛苦中的踏實的臉孔,對照在台灣看見空虛又自卑的越南人,不禁自問:「再苦都有個家可回的人,跟人在他鄉有苦卻說不出的滋味,哪一種比較不堪」?

人生終究沒有一個答案叫做標準,問問這幾年到國外淪為打工生存的台勞,或許可以改變我們看待越南人在台灣的印象,福報用盡的一天,財團都會被丟石頭,總統也可以被關到死。惜福無他,就是任何事先想到愛別人,說來困難,習慣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一件事會是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