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7日 星期一

為自己開門

他們都是我的老師,做蠟燭的、賣藥草、管治安或者開火車,有時僅僅獨自的一杯茶也能脫胎換骨…


才兩年不見,照片上的這些朋友超過半數都不在位置上了,有人從公務系統退休專心投資台灣小吃,有人外調越南整合台灣航務,也有人功績輝煌被指派到台灣東部擔任治安領頭…。

過去幾年在公司將有大轉折時我會見見他們,聽聽他們的聲音。其實他們說的多半和經營管理、產品研發沒有關係,也不太嚴肅地跟你聊市場消費或者個人品味這些問題,通常就是吃吃喝喝真情宣泄,從他們的工作崗位上跟我分享黑幕和光明,就他們的看見跟我聊期待與怨氣。偶而附上幾句「這個一定不要碰」、「這個一定可以做」之類的話…,三言兩語往往比國家政策更具體,比顧問公司的研究報告更好用。

我從不再追問他們細節?活了大半輩子要是直覺還靠數字來支撐,好惡要用文書來丈量,那人豈不是資訊奴,我們看見、閱讀、整理、實踐,龐大的積累就是要讓我們在0.1秒之內敢為自己決定。人生比上網更簡單,決定了,負責就好。不會中毒不必重整,一路下去,芸芸眾生芸芸神。

朋友杯酌上的嘴形是千錘百鍊的真實市場,酒精後的表情是風浪當前的生命態度。可惜職場裡太多人是嘴甜心辣、外強中乾的演出,再3D逼真,都會在直心當空的強光下無所遁形,所以我懷念老朋友無欲則剛的真性情,即便為事砸了酒瓶,最後還是會為情抱著你一起把地板掃乾淨。但在職場上我們看到許多人為了小如蔥苗蒜價的價值落差,就「很性格」的井水不犯河水。

他們都是我的老師,做蠟燭、賣藥草、管治安或者開火車,有時僅僅獨自的一杯茶也能脫胎換骨…,老師一直在,請開門吧,時間一晃就過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