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

相思,樹

新人一定要進入這座山,這裡面有我們的農場。新人一定要掬這瓢水,這是灌溉我們藥草流進我們肥皂的天上水。


連續四天的教育訓練結束後,工作室回復例行作息,沒有點心沒有茶水,也沒有講師的循循善誘的聲音更沒有新人左顧右盼的竊竊私語。風聲、鳥聲裡中我們循環著例行工作。 

在阿原這家公司以親近土地的方式和植物接觸,是我們提供給同仁最寶貴的生命經驗之一,教案用背的就會,話術多用幾次就熟,泥土,每天都不一樣。有一次在高雄的六龜鄉聽原住民朋友說:「身體遲早都要回歸大地,我們只是早一點習慣泥土」,他們丟掉都市的工作回到家鄉種梅子和火龍果,我問:「很多人存了錢都想開民宿,這裡溫泉好,你們想不想也開民宿,我可以投資」,沒想到他們開心大笑的仿佛我是一個傻瓜說:「傻瓜才開民宿,回家是要種地不是幫別人擦地板」。 

多年來例行的帶一批又一批同仁到山上訓練見習,就像每個季節不停撒種子在苗圃裡,夭折的永遠多過長根的,被鳥啄剩的才有機會發芽,等到茁壯收成又是一回一回的春夏秋冬。 

新訓那天新人都在農場種下茶樹,他們在樹上綁了屬於自己的布袋「大愛無礙」,裡面裝著年輕人對土地、對人間不同的祈願。我知道沒有幾人會回來探望它們,這對很多人來說只是一個「活動」,但是我想跟他們說,多年來公司一直沒有忘記來來去去的人紛紛種下滿山遍野的樹,我和鄉親一直默默地照顧著這樹群,當有一天你們有人突然想起地球上有一棵以自己為名的樹種在阿原,心生相思時,歡迎隨時進山來看看,樹在,長大,風水無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