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

舊,是文創的核心

圖說:一堆創投公司現在正捧著錢像餓狼搜尋可以投資的獵物,經濟部也帶頭要輔導文創產業興櫃上市,還要求各銀行擴大融資給「文創業者」,幾張照片反映了寫這篇文章時的心情,文創交給設計,產業交給生意人,你的團隊組合好了沒有


沒有行動的等待不會開花結果,沒有靜心的觀察只是走馬看花。台灣這些年文化創意喊得漫天響,大專院校多多少少也開辦這類的科系符合潮流,不管教授講師有否接受過文化美學洗禮,還是曾經在產業裡觀察研究?我聽來聽去怎麼都和網路上的東西差不多,很好聽但不實際,有希望但難達成,這三件事一針見血需要產官學幫忙。

一、台灣的製造產業鏈斷了,該不該面對?從開模、打樣、材料、製造、營銷都支離破碎。
二、台灣的店租節節高升文創如何上台?賣場高上架費、百貨公司高抽成、街邊店高租金。
三、台灣文創業別的分類紛亂不切實際誰來統合?織布的和演戲的、拉胚的和賣茶的都相同的人在管,好厲害。

早幾年前客委會把日本人留在台灣的印花布變成驚天動地的紅花災難,後來幾個天才廣告人把手伸進宗教,慫恿不知宗教為何物的大廟把神聖的膜拜對象一尊一尊公仔化,腮紅眼影玩得開心極了,從玉帝到媽祖、關公到觀音無一倖免。接著故宮不甘落於人後,生吞活吃翠玉白菜是小事,乾隆的手諭被撲天蓋地印成膠帶還一版再版大賺其錢,故宮真的「知道了」嗎?。

曾經安靜的進出大英博物館,光是禮品部可以沉醉一天;也曾一個下午就端坐在聖索菲皇宮旁的茶店,從大理石的桌椅到銀製壓花湯匙的細節都可以嗅出安納托利高原的氣度、從天頂的符號彩繪到空間流竄的多弦音樂全都洋溢鄂圖曼帝國的神秘氣氛。我不甘願想從旅途中找出一些和台灣一樣傷痕累累的文創破綻,只得到一個結論,他們真的「尊重文化」在先,從而小心翼翼把設計融入,而台灣卻是「設計掛帥」,莫名其妙的把文化意象與圖騰創意肢解。

文化是秩序的徹底延伸,秩序能使物件在時間裡越陳越香、在歷史上越久越美,當我們用「文明」這兩個字來代表某個歷史年代的光榮,其實我們珍惜的是那種一路走來的「不忍摧毀」,這其中必定有極大的感動是人類集體心之所向的秩序,換個方式來說文創是為了造橋進入舊文化,使後代子孫和先民智慧能前後有序的牽手,「文」者,字可書,「化」者,變可通,文創絕對不該也不能是只想把人帶進未來的創新和一時興起的流風,一念之間大大分別了「文創」和「設計」的殊途不同歸,當我們把韓國偶像表演都視為文創成功案例的時候,或許已經說明了台灣在尷尬的太平洋邊陲一直搖擺著自己的文化定位。一個觀念沒弄通你大概就不懂李安為何在全世界都重要,魔戒為何難以被超越,他們都是用新手法把大家帶回舊世界的人。回到舊是文創工作者很重要的核心價值。

一件文化創意產品在市場上快速的來去不是好事,我非常珍惜一塊在西班牙買的橡皮擦,那裡面有真心誠意翻模自古皇宮柱頭的造型,也從土耳其扛回時尚驚豔的吊燈,雖是新品卻守舊的鑲嵌了百塊千塊傳統的彩色玻璃,連在威尼斯買到一張燙金打凸的現代信紙,都滿滿承載羅馬帝國的隆重莊嚴。奉勸台灣正在文創路上的朋友千萬不要草率的翻出民初的窗花和瓷磚就玩起巷弄文化,不能把色彩計劃和台閩符號請設計公司堆一堆就自詡品牌創新,這些都只是包裝,如果創辦人不能以雄厚的決心在美與形式、工業與文化上持續給市場表裡如一的線索,一直變來變去會走向流行偏離經典,「經典」是「文創工作者」最該下功夫的修煉,如果打從心理你就沒有探索文化的熱度,終有一天你會被「文化」和「產業」的謊言與煎熬吞沒,也許你已經是,還來得及修正。

你看,一堆創投公司現在正捧著錢像餓狼搜尋可以投資的獵物,經濟部也帶頭要輔導文創產業興櫃上市,還要求各銀行擴大融資給「文創業者」,從1200億一下子暴增到3600億台幣。當這麼多機會都直接衝著「文創」而來的時候,你真的清楚你是要電鍍發亮的外殼,還是在這波機會裡讓自己百煉成鋼。幾張照片反映了寫這篇文章時的心情,文創交給設計,產業交給生意人,你的團隊組合好了沒有,「文化創意產業」這六個字單打獨鬥是沒有用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